广告

广告

广告

《LOL》沃利贝尔背景故事“风暴使者” 战士从不下跪

这不是真的
2020-6-3 08:40
简介
随着新版狗熊不灭狂雷沃利贝尔正式上线,@英雄联盟宇宙官博在日期分享了狗熊新的背景故事《风暴使者》,战母芮萨唤醒了沉睡中的古神,并从此奉之为信仰。 以下为《风暴使者》原文,作者为ANTHONY REYNOLDS和RAYLA ...
   随着新版狗熊“不灭狂雷·沃利贝尔”正式上线,@英雄联盟宇宙官博在日期分享了狗熊新的背景故事《风暴使者》,战母芮萨唤醒了沉睡中的古神,并从此奉之为信仰。

爱饭电竞


   以下为《风暴使者》原文,作者为ANTHONY REYNOLDS和RAYLA HEIDE。

   “瓦尔哈尔!”

   那位巨熊模样的神灵在睡梦中抽动了一下,但双眼依然紧闭。

   那是一个古老的名字,已经很没有被人叫起……有多久了?他听到的一定是梦境,或者遥远的回忆。他发出一声鼻鼾,把头埋进雪里更深处,继续他经年的沉睡。

   “瓦尔哈尔,以你的名字,还有这鲜血,我呼唤你!”

   半神的双眼猛然睁开。

   那个声音有半片土地那么远,但却非常清楚,似乎就在他耳边。

   巨熊低吼一声,翻身爬了起来。他巨大的身躯上滑坡雪崩,让大地颤抖。他抖动毛皮,转动沉重的头,眼光扫过地平线,鼻孔喷出热气。

   他可以在空气中尝到鲜血贡物的味道,一阵颤抖传遍全身。在某个地方,石块被摆成了象征着他的符文。一个祭品以他的名义被献祭。他感受到祭拜的力量灌注到他的肢体中。

   “瓦尔哈尔!我们呼唤你的怒火!赐予我们力量!每个死亡都是贡品!”

   想到可能到来的战斗、杀戮和崇拜,瓦尔哈尔的心开始剧烈跳动,遥远土地上的战鼓带动着他的心跳。他可以听到脚步声、刀剑交锋声,还有垂死的哭喊。

   它在召唤他降世的皮囊。它在召唤他。

   沃利贝尔双足站立,对着天空发出咆哮。声音回荡在冰冷的苔原上,震颤着弗雷尔卓德的每个生灵。

   几百里以外,在太阳从不升起的地方,一个兽灵行者尖叫着醒来,抓挠着自己的脸。他的手扭曲变形,成为巨大的利爪。

   另一个方向,越过大片浮冰,一群霜齿狼仰天长嗥,呼应着半神的呼号。

   在另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某个部族的人们围坐在火边,突然沉默,他们的心开始狂跳。

   沃利贝尔四足着地向前猛冲。巨大的爪子撕开冻结的土壤,盖着冰雪的巨石和树木被他撞碎。随着他不断加速,强风哭号着拂过他的厚毛。

   他停下脚步,捕捉气味,他还有几百里的距离。已经很近了。他的战争狂怒形成风暴乌云,正压在头顶愈发黑暗。

   “瓦尔哈尔!我们以你的名义杀,以你的名义死!”

   随着一次石碎地裂的撞击,熊神降临。

   在一座冰凌的小丘上,闪电在他乳白色的毛皮周围跳跃,他的凝视扫过战场。

   两支军队在下方的平原上交战,鲜血浸透了大地。死伤者七零八落,其中一方寡不敌众。他们正在进行一场必输的战斗。

   巨熊吭了一声。较大的那支军队的气味不对。那些人类穿着黑铁铠甲,举着一面红色的旗帜。他发出怒吼,因为他认出他们并非来自弗雷尔卓德,而是来自一片不受冰雪统治的土地。他露出牙齿,闪电迸发。一声惊雷落在战场中间。交战双方焦黑的遗骸崩向四面八方。

   “瓦尔哈尔!瓦尔哈尔!”

   沃利贝尔将愤怒的目光投向那个喊着他名字的人。一个人类女性,穿着毛皮,正看着他。她的脸上沾满血污,将一对染血的战斧高举到空中致敬,脸上是野蛮的笑容。

   许多人都停止了打斗,带着敬畏与惊恐看着这位半神,但沃利贝尔的注意力定在这个女人身上。

   就是她的心,召唤了风暴。

   “瓦尔哈尔!”她喊叫着,再次将双斧举到空中。“我们用这些性命,向你致祭!”

   她最后敬了一次礼,然后带着重新焕发的活力投入敌阵。

   沃利贝尔的凝视转向这个女人的对手——那群外来者。敌人。他怒吼一声,开始狂奔。

   “Vol kau fera!”他的咆哮让天空也跟着颤抖。

   他像攻城锤一样撞进敌阵,羸弱的士兵纷纷飞到空中。筋骨断裂。血肉飞溅。哀鸿遍野。

   顷刻间,战斗就结束了。

   在熊神势不可挡的狂怒面前,敌人的士气崩溃了。第一个人开始转身逃跑。很快就变成大溃败,然后变成了单方面的屠宰。那群弗雷尔卓德人浑身灌注了沃利贝尔的野蛮狂怒,像饿狼一样扑向逃遁的敌人,在雪原上一边追猎一边嗥叫。

   沃利贝尔满足地看着这场杀戮,巨口中鲜血淋漓。

   那个召唤他的女人对他尊敬地双膝跪地,俯首膜拜。

   “噢,伟大的瓦尔哈尔!”她喊道,“我是染血之手,战母芮萨。感谢您的干涉,我们的村庄得救了!”

   随着沃利贝尔的战斗渴望逐渐褪去,这时他才看到附近的农舍和石头屋子,他露出凌厉的目光。他的凝视回到那个跪拜的女人身上。

   他笼罩在她头顶,身高至少是她四倍,而且随着怒意的回归还在越变越大。他雄伟的身躯上交错重叠着旧伤与新疤——那都是他引以为豪的荣誉印记。他巨大的爪子上还挂着血肉。撕扯和破坏的冲动不减分毫。

   他对着那名战母吼叫。“ Vol t’svaag dakk skolj。”

   她疑惑地仰视他。显然古代语言已经被彻底遗忘了。

   “站起来,”他用她口中那种更年轻、更杂乱的语言说道,“战士从不下跪。”

   他的目光沿着峡谷望向更远方。他体内更深处发出危险的低吼,充满暴力和怒意。芮萨向后撤一步,突然警觉起来。

   “这个。是。什么?”他怒吼道,随着怒意激增,空气中激荡着闪电。

   女人回过头,疑惑不安。

   “那个……水坝?”她用疑问作答。

   沃利贝尔露出染血的长牙。这是他的河流,早在人类到来之前就一直自由地奔流。而凡人却敢阻挡它,束缚它的力量,罪大恶极。

   他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过那个女人,每一步都积攒着怒火。等他走到那座拙劣的人造设施旁边,他体内的怒火已经成为无法控制的风暴,他周围的空气在强大的力量中发出闪电火。战母芮萨和其他人跟在沃利贝尔身后,谨慎地保持着距离。

   熊神踏入水坝下游的浅滩。水面勉强覆盖他的脚面,他的怒意倍增。这条河流,本该奔鸣如滚雷。

   随着一声咆哮,他撕开石壁,解放了河水。

   现在河水奔鸣如滚雷,惊涛骇浪向前急涌。河流的力量压到他身上。

   随着河水冲下平原,他听得到人类的尖叫。熊神心满意足地看着弗雷尔卓德人的房屋被冲垮,柱梁断裂、砖石垮塌。人们抱着幼儿逃窜,河水冲垮了整座村落。

   当一切文明的痕迹都消失以后,沃利贝尔转身面向那群弗雷尔卓德人。他们震惊得目瞪口呆。

   “今天,你们自由了!”

   他能在空气中尝到恐惧,但他也感受到来自这些凡人的敬畏和崇拜。

   “活!”他命令道。“生来蛮荒!狩猎!杀戮!遵从古道……古道就会眷顾你们!”

   战母芮萨骄傲地站着,缓缓点头。这个人拥有真正的战士精神。在他不朽的心中,他知道大多数人都将追随她。

   沃利贝尔对他点一下头,然后走向天边。

   还有许多事要完成。​​​​

相关阅读

收藏 分享 邀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精彩阅读

推荐资讯

QQ
QQ在线客服
商务合作QQ
470160140
暂无二维码,请联系客服

加入我们|热门搜索|小黑屋| |网站地图 |绑定微信

  © 2004-2022   江西省地网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号: 赣ICP备18013346号-1 爱饭电竞|最有爱的电竞社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