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非常魔幻的中国2020年二次元游戏市场年度盘点

笨而不蠢
2021-3-7 15:10
简介
  ​​题图 / 原神本文由ACGx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对于中国游戏产业来说,2020年显然是一个极其魔幻的年份。   一方面,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全球文化娱乐市场都正经历前所未有的大变局;而另一方面, ...

  ​​题图 / 原神本文由ACGx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对于中国游戏产业来说,2020年显然是一个极其“魔幻”的年份。

  一方面,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全球文化娱乐市场都正经历前所未有的大变局;而另一方面,政策的扶持、新技术的发展、行业版权意识的加强、玩家对游戏品质要求的不断提高,都让中国游戏市场获得了新的发展机遇。

  根据《2020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给出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786.87亿元,比2019年增加了478.1亿元,同比增长20.71%。其中,收入排名前100的移动游戏产品中,“卡通动漫风格”在数量上占据了65%的比例,并带来了47.18%的收入,二次元极其相关游戏产品的发展潜力显然已经不能小觑。

  本文是ACGx连续第4年推出的二次元游戏市场年度盘点。由于不同的厂商、媒体和个人对二次元游戏的定义都有所差异,按照惯例,ACGx首先将简要回顾二次元游戏产品的收录规则:

  1.在游戏业界以及玩家群体中都公认是二次元游戏的。

  2.改编自日本、中国动漫IP,或者中国网文IP曾进行了动画、漫画的开发,并与游戏进行了联动的。

  3.在游戏运营方面高度贴近二次元玩家群体的。

  4.曾进入App Store畅销榜(游戏类目)前500名,且截止2020年12月31日仍未下架的。

  基于以上四点规则,ACGx收集到了153款活跃于2019年中国游戏市场的二次元游戏,这一数字与2019年的数据相比增加了21款,整个二次元游戏市场依然拥有强劲的发展动力。

  (注:文中数据由ACGx通过公开的资料进行长期整理,可能存在一定误差)

  精细化:二次元游戏的发展方向

  在这153款二次元游戏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是已经在市场里运营多年的游戏产品。无论是改编自知名动漫IP,还是游戏厂商自研,亦或是主打细分垂直市场,长线、精品化运营显然已经成为了二次元游戏的基本特征或者发展目标。

  比如腾讯游戏发行的《火影忍者》《圣斗士星矢》《龙珠激斗》,就是改编自日本人气动漫IP,并已经成功运营数年的二次元游戏;

  而像B站游戏引进代理的《Fate/Grand Order》《碧蓝航线》《BanG Dream! 少女乐团派对!》等游戏,虽然其游戏IP和内容都会显得更为垂直,但是按照二次元核心玩家的需求进行推出相应的游戏产品,同样可以达成精品化、长线化的发展需求。

  正是在这样的市场大环境下,更为细分的游戏题材,就成为了近些年二次元游戏市场呈现出来的新特征。

  比较典型的案例是,在2017年《恋与制作人》成功验证了女性向恋爱经营类游戏的市场潜力后,在游戏内容层面强调差异化,自然会是类似题材新游的很好切入点。所以,我们在2020年能看到米哈游推出了以“律政恋爱”为特色的《未定事件簿》,网易游戏基于“平行时空”概念研发的《时空中的绘旅人》,华清飞扬将“穿越玛丽苏”为游戏故事核心推出的《掌门太忙》,大有一种要将这类题材的游戏玩出“新花样”的发展态势。

  除了女性向游戏之外,二次元游戏市场最常见的“拟人”题材,也在2020年同样呈现出了越来越细分的状况。

  网易游戏研发运营的《幻书启世录》,就是一款将《神曲》《歌剧魅影》《量子论》《弗兰肯斯坦》《百草纲目》《人间词话》《兰亭集序》等来自世界各地名著拟人化的二次元游戏;游族网络推出的《山海镜花》,将《山海经》作为游戏蓝本,把睚眦、九凤、三面、夷坚等存在于民间传说中的事物进行了极具二次元风格的拟人化创作;而B站游戏发行的《灰烬战线》,则在玩法上特别强调了“硬核军事”的内涵,希望让该二次元游戏在“军武拟人”已经泛滥的当下形成差异化。

爱饭电竞二次元市场的“冲出去”和“走进来”

  随着二次元市场的不断发展,二次元游戏已经成为了许多IP孵化、成长的重要路径。

  网易游戏出品的《阴阳师》,应该是游戏厂商自研二次元游戏IP最好的发展范例。自2016年9月正式上线以来,这款现象级二次元游戏除了在App Store畅销榜一直有着特别良好的表现外,还相继推出了《决战!平安京》《阴阳师:百闻牌》《阴阳师:妖怪屋》等衍生游戏,不断推出包括动画、电影、真人剧在内的作品,让整个IP从最初的二次元来到了更广泛的市场领域,呈现出欣欣向荣的发展态势。

  同样,《崩坏3》《少女前线》《战双帕弥什》等二次元游戏产品,也正以游戏为始端,通过动画、漫画、衍生品、跨界合作等一系列开发方式,逐步打造起了相应的IP矩阵,进入到了更多年轻人的视野。

  显而易见,正在蓬勃发展的二次元游戏市场,可以成为IP强有力的成长引擎。

  不过令人感到诧异的是,像《一人之下》《狐妖小红娘》《妖怪名单》《凹凸世界》等优秀的国产原创动漫IP,以及《斗罗大陆》《雪鹰领主》这种在网络动画市场获得了巨大成功,且大搞漫游联动的网文IP,却都没有很好地吃到二次元游戏市场的发展红利。

  或许是这些IP急于寻找更好的变现方式,也或许是它们与游戏市场仍然需要进一步的磨合,这些游戏产品最终呈现出来的市场反馈,包括玩家评价和在App Store畅销榜的实际表现,都不能称得上是特别令人满意——这是早在2017年就已经暴露出来的“老大难”问题。如何从游戏公司自研的二次元游戏产品中获取的成功经验,实现“口碑赚钱两开花”,或许是接下来整个行业需要认真思考并着手解决的事。

爱饭电竞《原神》现象

  对于2020年的二次元游戏市场来说,由米哈游研发出品的《原神》应该是避不开的话题。

  一方面,自2019年6月发布首条游戏PV以来,《原神》就在中国玩家中引发了巨大的争议,有关于其是否过度“借鉴”了诸多游戏大作的讨论,至今依然没有停息。另一方面,陆续宣布登陆各大主机游戏平台、获得诸多权威游戏媒体和平台的高评价、上线十天全球收入近9000万美元的成绩,却又大大超出了整个业界的预期,成为了2020年最令人意想不到的二次元游戏产品。

  应该如何看待《原神》所引发的一系列现象,显然是2020年二次元游戏市场最值得让人深思的问题。

  其实从游戏行业的发展角度来看,《原神》所带来的最积极的一面在于,它有力证明了将移动端游戏做出主机游戏品质,不仅能够收回成本,更能带来巨大的商业收益。这或许能够带动更多中国游戏厂商增加游戏产品的研发投入,从而提升国产游戏的品质,让更多中国的普通玩家获得更好的游戏体验。

  然而,《原神》所取得的成功却并不是那么容易复制。

  从游戏运营的角度来看,让自家游戏产品陷入如此巨大的争议中,本身就面临着巨大的风险。若非米哈游已经在过去数年时间里积累起了大量的拥趸,以及《原神》的实际市场反馈确实可喜的话,相信这款游戏在目前所获得评价和收益将会是另外一种局面。

  而从游戏研发的角度再来审视,想要让更多类似品质的游戏产品在市场上推出,除了资金、技术方面的问题外,更考验的是各大游戏厂商规模化、工业化的生产能力——如何实现数百人研发团队的科学管理?如何实现游戏的多平台发行?这都是《原神》获得市场成功,以及经历过特别“魔幻”的2020年后,中国二次元游戏市场,乃至整个游戏产业在接下来应该认真探索的方向。​​​​

相关阅读

收藏 分享 邀请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此篇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

请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精彩阅读

推荐资讯

QQ
QQ在线客服
商务合作QQ
2917759110
扫描二维码,联系在线客服
  • 爱饭电竞APP

加入我们|热门搜索|小黑屋| |网站地图 |绑定微信

  © 2004-2022   江西省地网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号: 赣ICP备18013346号-1 爱饭电竞|最有爱的电竞社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