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ata/attachment/common/冲突饭

冲突饭

    今日:0| 主题:297
收藏本版
发表新帖

[原创] 《天窗》 主角:赫旌 白羽笙我家将军是一个穿 ...

[复制链接]
蕊jiangwen 发表于 2019-5-16 08:39:23
544 18
[原创] 《天窗》    主角:赫旌 白羽笙

我家将军是一个穿上战甲宛如地狱恶鬼,脱下战甲能立地成佛的人,万事不关心,淡漠如冰雪。
我家阁主一人千面,身份撕了一层又一层,谜团解了一个接一个,尘世中流转,落红随风舞。

其他主角:莫天岚 离涣之 赫研 穆憬

总之,在乱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无奈,每个人都会犯错,都有后悔的时候,后期会轻虐,而且不保证所有CP 都HE 。
rlVLY0yLlL32652B.jpg
 楼主| 蕊jiangwen 发表于 2019-5-16 08:40:04
(攻受啥的大家自己判断吧,hhhh,我自己就站反过,最后要开车的时候悬崖勒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蕊jiangwen 发表于 2019-5-16 08:40:04
已经存文20W了,所以只要有人看,大概率不会弃坑哦。日更2000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蕊jiangwen 发表于 2019-5-16 08:40:04
不过还是想提醒一下大家,我行文节奏是偏慢的那种,喜欢细水长流。大家耐不住节奏,可以多和我多交流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蕊jiangwen 发表于 2019-5-16 08:40:04
PS: 本来只想更新短篇的,但是介于前一篇快完结了,下一篇赶来有点困难,所以先更这篇长的。开了两个坑,有点瑟瑟发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蕊jiangwen 发表于 2019-5-16 08:40:04
这是一个纷乱的年代。瑛朝,由太祖荣琠建立,建国一百五十八年,历经了十三任皇帝。自一百年前康林之乱之后,瑛皇朝就从极盛逐渐走向衰微,三十年前由于瑛元宗改革失败,国家内政更是陷入了一片混乱当中。元宗因为改革失败,心力交卒而亡,传位于八岁的太子容熙。少帝继位,权臣把控朝堂,朝廷内一片乌烟瘴气。朝廷外,大小诸侯国林立,不受中央管束。
天临,是最先从瑛皇朝独立出去的国家之一,太祖莫澄是瑛皇朝的一个将军,皇朝式微,他在钰水一带拥兵自重,建立了天临国,都城钰京。富安三十一年,太祖薨,二皇子莫淮远继位,改国号为永安。莫淮远野心很大,继位之后发动了一系列战争,建立了一个南起郾城,北到汉川的大帝国,雄踞中原。国内重农抑商,朝廷内重文轻武。
万苍,瑛皇朝同宗的一个民族的分支,被瑛皇安置在殷地建立封国。瑛皇朝衰败之后,逐渐摆脱朝廷控制走向强盛。现任的皇帝叫顾焱,十五岁登基,在位已经近四十年,年轻时能征善战,健壮如牛,奠定了万苍从偏远的封国走向一方割据诸侯的根基。由于是游牧民族出身,万苍境内农业以游牧业为主,全国人民都尚武。
乌楚,原生是岭南一带的地主武装力量,趁着瑛皇朝衰败迅速发展壮大,将南到巫云岛北到楚州城通通纳入版图,同时他还招纳了西南各少数民族部落,统一了南方。乌楚有着两套行政体系,皇帝与相阁,相阁就是地方各大家族的族长联合。以前这两者权利能够相互抗衡,皇帝为上,相阁为下,但是由于前几年姑孰一战惨败,皇室衰微,相阁逐渐走向上峰。乌楚境内多山地,人民以种植瓜果茶花等小农作物和经商为生。
除了这三个大王国之外,还有西凉,月氏等二十六个小国,各国之间相互征战,吞并。整个大地,狼烟四起,战火遍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蕊jiangwen 发表于 2019-5-16 08:40:04
乾清殿离正阳门不远,平日里走路不过一刻钟,可今天他走到城墙下的时候,月亮已经高悬了。皇宫内的尸体已经被清理掉了,可刀枪剑戟旗之类的东西还洒落在地上。走三步,跌一步,来到城墙下,已经是满脸的血水,满身的伤痕。爬上楼梯,凄冷的月光照着他,月色下的瑛城满目荒凉。
没了,都没了,家没了,国没了,子民没了,统统都没了。
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滑,擦出两道浅灰的泪痕。好半天,泪水散尽,一个惨白的笑容从他脸上浮现。
我来找你了。
他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白骨做的剑鞘,上面镶着金玉,刀柄上吊着一根坠子,上面串着一骨一玉两颗珠子。拔刀出鞘,刀尖冰冷的寒光刺得人一阵恍惚。就在这恍惚中,不远处,有脚步声传来。
“哒—哒—”,就像铁掌踏在冰面一样,这脚步声都带着一阵寒意。
“谁,谁?!”抹去泪水,环视四周。脚步声停止了,可还是没见到人。
“谁在哪儿?谁!快出来”
终于,对面阴影中走出一个人,一双浅淡无神的眸子像冰妖雪怪,淡漠的打量着他。
“赫——旌——!”
又怕,又怨,又恨,又悔。过往半年的情绪一齐冲上心头,如洪水冲破了大坝滔天而来。都怪他,都怪他,都怪他!!!
“你——你,你个骗子 ,骗子~”他管不了这么多了,举起刀猛地往对面的人砍去,赫旌微微闪身,容熙便连人带刀便扑了个空。
“你骗我杀了他,你骗我杀了他!”转身又扑上去,赫旌又一个小跳躲开。
“你个怪物,终有一天,你现在做的一切都会得到报应的。”
因为愤怒,容熙的吼声几乎是撕裂的,尖狞刺耳。他背着月光,站在这空荡荡的血污遍地的高墙上,像是来自西域的巫师,惨白着脸,用生命在诅咒。赫旌一愣,有些失神了,容熙趁机举着短刀又刺了过去。这次,赫旌竟没有躲。
刀尖离人只有不到一寸远了,赫旌还是没有躲,嘴唇轻动,好像在说什么,可是耳边的风太大了,容熙听不清。
他再也听不清了,赫旌轻侧了一下身,他看到了赫旌身后的断墙和十几米的深廊。他无望的闭上了眼睛,就这么结束吧。
一切都结束了,苟延残喘瑛皇朝终于走到了尽头。

天临历 永安二十五年
天临国大将赫旌率十万大军破瑛城,奉天皇帝容熙坠楼而死,玉玺失踪。消息传出,天临,万苍,乌楚国君接连称帝,开始了长达数年的三皇并立时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蕊jiangwen 发表于 2019-5-16 08:40:04
第二章:看戏
王伯今年已过五旬,身份是安阳府的总管,他本是已去安阳侯赫连营的书童,因为年少时骑马受过伤,赫连营担心他的安危所以不让他上战场,让他在安阳府当了管家,赫连营去世之后,他尽心照顾两位少爷,府里上上下下都尊称他声王伯。
他的主人赫连营,是当今皇后赫莲心的兄长,是当今皇帝莫淮远的结义兄弟。在莫淮远刚登基那会,他们两一个主朝政,一个专外攻,奠定了天临的大半壁江山。但是五年前,赫连营不知因何原因和莫淮远闹掰,被削官罢爵,抑郁而亡。赫家其他人被流放边疆。
赫连营只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赫砚和小儿子赫旌。赫砚,笔墨纸砚的砚,当时赫砚出生的时候,赫连营刚刚打完了一场很惨烈的战事,看着自己这第一个儿子,赫连营不想他再步自己的后尘了,就给他取了文人名字。小少爷赫旌,旌旗猎猎的旌,相比赫砚,赫旌一出生就充满了不顺,当年,夫人回乡省亲,没成想回来路上给敌人抓了,赫连营赶去救援,夫人在马背上受了颠簸,在战场上早产,这孩子一睁眼看见的就是满天战旗飞舞,赫连营心想这也是命,就给他取名为赫旌。两年前,赫砚和赫旌各自立功返回钰京,大少爷赫砚承袭了安阳候的爵位,在朝廷担任历部侍郎,小少爷赫旌被封为护国将军,官至二品。
此刻,当王伯走进书房的时候,赫砚正坐在书桌旁边,一身点墨素衣,一个简单的玉簪子把头发随意琯在头顶,几根留海自然的垂在额前,手里捧着书。他旁边的茶几上切着一壶刚出炉的茶,热气腾腾,雾气袅袅。
“大少爷,二皇子派来的人已经打发走了,这已经是第三次了,再这样下去恐怕会引起付相和昭仪的不满。”
赫砚苦笑,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我能有什么办法,阿旌的性子,你还不了解吗!”
“可是身在朝堂,人情世故总是免不了的啊。”
“他就是不是干那些事的人,有我呢。赫砚放下杯子,起身道:“别管这些了,走,去剑阁看看那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蕊jiangwen 发表于 2019-5-16 08:40:04
剑阁是赫连营为了收集武学秘籍而建造的阁楼,位于安阳府的东南边,中间用一片小竹林与院子隔开。赫连营是个武痴,赫旌也遗传了父亲这点特质,就爱把自己锁在剑阁研究武术,几天几夜,不眠不休,期间还不允许别人打扰。有时候入了迷,饭都忘记吃,就在里面饿晕了。
赫砚和王伯刚到竹林外面,就感觉一道剑气直往脸上扑,两人下意识的往后退,面前的竹子齐刷刷的滑了下去,散落地上砰砰哒哒响。赫旌持剑站在竹林的正中央。他穿着一身灰白色窄袖劲装,头发高绑成马尾,没留刘海,五官英挺,眉毛浓厚,但和他的眉毛不同的是,他的眼睛瞳色很淡,接近衣服的灰白色,里面的光泽也常常是黯淡的,没有什么情绪。
“哥,王伯!”看到赫砚和王伯两人,赫旌收回手中的剑。
赫砚对这种事情早已见怪不怪,说:“王伯,你看,还生龙活虎的,没饿死。”
王伯笑着点了点头,
赫旌没有过多理会哥哥的调侃,看到赫砚手中的物事,便问道:“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这是请帖,你的请帖。”
“请帖?!不是让你帮我都推掉吗?”
“是太子的!”
“天岚?!他找我干什么!”
“你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一个大将军搞得像闺房姑娘家一样,十分半月不出门!”
“额——”
赫旌确实是不愿意出门,没地方去也怕去了回不来。他在钰京没什么亲戚朋友,连个探门的地方都没有,至于京城公子哥们喜欢去的茶楼酒馆,花街柳巷等地方,他又没什么兴致。加上他从小在边疆长大,很少在钰京生活,出去了就经常迷路。说他是方向感不好,但他在作战的时候经常会急行千里奔赴下一个战场,中间要路过雪山,沙漠,草地等很容易迷失方向感的地方,但他从来没有失误过,可偏偏他就怕了街道巷子,屋内走廊这些地方,弯弯绕绕,百转千回,迷路简直是分分钟的事情。
赫旌虽然内心不愿意出门,可是生生的被赫砚给赶了出来。拿着手中的地址,前往小沙汀一个叫红园的地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蕊jiangwen 发表于 2019-5-16 08:40:04
小沙汀位于钰京的西南部,紧邻着钰水。听下人们说,这里是城中最繁华的娱乐场,三步一个酒楼,五步一个赌坊,十步一个妓院,还有大大小小的乐馆,戏院无数,号称是天临达官贵人的销金窟。赫旌从来没有去过,虽然他好奇过,但是他没钱去。倒不是因为他穷,他肯定不穷,这些年大大小小的战役打下来,上面赏赐下来的金银珠宝,商铺庄园不知道多少了,但问题是这些东西都是由赫砚直接打理的,赫旌自己完全没有经手,他平时也懒得去问去查看,一直以来都是孑然一身。而且赫家家训很严,如果赫砚知道他拿钱去那些地方,非得拿鞭子抽到他一星期下不来床。
赫旌要去的红园,是小沙汀中新开的一家戏园。天临人喜欢看戏,钰京里大大小小的戏院有一百多家,几乎每一家都有拿得出手的独家戏目或者红遍京城的名旦小生。而红园就靠的是一个叫红伶的名旦,以一支名叫《军中怨》的舞火遍京城,可奇怪的是没人知道他长什么样。
怀揣着好奇,赫旌走进红园,园如其名,红木红帘红灯笼,亮丽得有点晃眼睛。面积挺大,框型结构,里面小楼是戏楼,三层,普通的戏曲就在一楼表演。外楼靠南的部分是向外延伸出来的看台,靠北的部分有休息用的客房,并且和戏院主人的宅子相连。两栋楼的中间也摆了露天看桌。
今天的红园人比较少,一楼看台上只有莫天岚一桌,二楼看台和露天看台倒是还有一些看戏的人。莫天岚一个人坐在在靠中间的桌子上。今天他穿着一身黄底白纹的常服,外面披着件白色的披风,头发整整齐齐的用玉冠束着,这是他最常见的打扮。赫旌朝他走了过去,坐在了他的左手边。
“你来了!”
“恩!”
赫旌和莫天岚是表兄弟,莫天岚的母妃赫莲心是赫旌的姑姑,赫旌自小就是莫天岚的伴读。因为关系好,在没有外人在的时候,常常不顾忌什么君臣礼仪。
两人虽然挺长时间不见了,却没什么话可以聊。莫天岚说朝堂的事情赫旌不关心,赫旌说练武的事情莫天岚也不怎么懂,简单寒暄了两句,就只好各自喝茶。赫旌喝着茶,张望着周边的情况,这是他长期以来的习惯。可这么看着,时不时眼光就会瞥到坐在旁边的莫天岚,莫天岚的面相长的非常好看,如果钰京有个俊秀公子榜的话,他绝对能排到榜首。尤其是那一双眼睛,长一分就邪气了,短一分就变得无神。他还很爱笑,一笑起来,眼睛就变成一道细长的弯月,看起来很有亲和力,不过仅仅是看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本版饭团规则

热帖滚动

郑重提示

爱饭电竞严禁发布、传播暴力恐怖、虚假谣言、淫秽色情、反动言论、博彩信息等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社会秩序的信息,违者将删贴封禁,并同时举报公安网警依法调查处理。

我知道了
QQ
QQ在线客服
商务合作
502353289
扫码加入爱饭QQ群聊
  • 合作平台

    Platform
  • 友情链接

    Link
  • 关注微信公众号

    赢饭团

加入我们|小黑屋| |网站地图 |绑定微信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18   江西省地网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号: 赣ICP备18013346号-1 爱饭电竞|最有爱的电竞社区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