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data/attachment/common/冲突饭

冲突饭

    今日:0| 主题:297
收藏本版
发表新帖

整活啦,大型玄幻小说《孙笑川修仙传》连载

[复制链接]
蜜糖小城 发表于 7 天前
210 34
以后就在此贴连载,搬运完起点文章后同步更新噢,大家记得收藏哦,给各位大哥磕头了,咚咚咚。
电脑喵喵 发表于 7 天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蜜糖小城 发表于 7 天前
第一章 孙笑川穿越了
 孙笑川只见自己在一片耀眼的光芒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孙笑川脑子运转不过来,是被雷劈了吗,还是机器爆炸了?自己就算有些作恶,那也是小偷小摸,懒惰好吃而以,这天打五雷轰,真心冤枉啊。
  “那都是狗粉丝安排的,我真是一点坏事没做过,嫖娼除外,蹭人饮料除外,蹭饭除外,上次摸女粉丝屁股除外。”
  孙笑川闭着眼睛哭丧着,想到自己年近而立之年,却还没有留下香火,对不起远在新津的老母跟奶奶。
  自己在升天的过程中吗?孙笑川望着周围的光芒,陷入了思索。
  到底全世界会这么看待自己去世。如他所料,那么微博头条应该是,天下最大恶人被诛。评论应该是,太好了!孙狗终于死了!老天有眼,为世界得到净化干杯!
  孙笑川摆着脸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些。而是想着自己到底去往何处,天堂?地狱?难道自己要重新投胎了吗?
  “希望下辈子投胎做个富二代。”一想到又能重新投胎,孙笑川一张似麻团一样的丑脸,立即又变回了平静淡然的表情,还不时笑出声来。
  就在孙笑川考虑是投胎高官之家好,还是富商之家好时,背后一声重喝,吓得他匍匐倒地。
  “哪里来的探子,快快下马受降!”声音犹如惊雷,孙笑川双腿一软倒在地上,嘴巴还吃到了一些干枯木屑般的东西。
  睁开眼睛,地上长着小腿般高的杂草,枯燥干黄,毫无生机。
  呸呸呸,孙笑川连忙用手去擦拭,胃里涌起一股呕意。回头望去,竟是几位身穿铁甲的骑兵,孙笑川愣住了。
  他赶紧望了望两侧,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地上都摇曳着一寸多高的杂草,草色泛黄没一点绿,一阵风吹过,像一道黄色的波浪打在岸上。而那些杂屑飞到他头上,引得他头痒难耐。
  “我这个是在哪哦?内蒙古?”孙笑川望着几位全身包裹严实,只有头部才露出一张脸的骑兵问道。
  “哼,宵小之辈,还跟我装蒜。说!是不是突厥的探子!”为首一位将领驾着高大的棕马,马头很大,孙笑川从低处仰望,只能看见硕大的两个马鼻喷着气息。
  “带哥,这里是哪啊,你们拍戏吗,我真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来到这里了?”孙笑川望着两个马鼻,一只手挠着头发,将杂屑拍掉。
  “间子,你看看你身上穿着什么,还想隐瞒。”说话间,一只钢枪徒然袭来,直指孙笑川喉部。孙笑川吓得后爬了几步,一听这么说,连忙望向身上腹部。
  全员恶人!四大大字印在紫色的衬衣上,孙笑川顿时有苦说不出。
  “你是不是哈皮啊?”就想喷对方,可你刚出去,便咽回了肚子里。
  欺弱怕强是他的本性,他不敢说,是怕对方真的刺来。因为他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穿越了,但不方便问,只能跪倒在地,不,应该是趴到在地,一个最为屈辱的动作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大人,草民冤枉啊,这件衣服是我捡的,你见过穿着恶人衣服的恶人吗?”孙笑川吃了几口草,说话有些含糊不清,但还能让人听懂。
  “大人看此人长相,不像是卑奇那边的人,说不定真是走迷路的百姓。”孙笑川听到这话,心里暗喜,也不管卑奇是什么,立即匍匐在地,乞求放过。
  “草民就是一个主播,大人行行好,放小民走吧。”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那为首将领听完疑惑。
  “什么是主播?看来你身份有待确认,还是跟我们回趟军营。”说完,便命令周围两个骑兵道。
  “左右,将他缚起押往军营。”
  “诺。”
  孙笑川面如死灰,真不该多嘴,老老实实趴在地上多好,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两位骑兵下马,掏出绳索将孙笑川缚住,横放挂在马上。
  “带哥,能不能放好点,我想吐了。”棕马活动时一颠一颠,孙笑川胃正处马的脊椎处,还没到一里路,孙笑川被震得上吐下泻,污秽是走一步吐一口。
  “算了,让他坐着,别糟蹋了好马。”那名将军看着马儿腿部沾上污物,心生厌恶,狠狠地盯了一眼孙笑川命令道。
  那两名骑兵得令,立即将孙笑川扶正坐于马上,总算让孙笑川不在吐了。孙笑川此时眯着眼睛,抿了抿嘴,缓了缓神,发现自己身处一片大草原之上。
  “大哥,我能问个问题吗?”孙笑川问道。
  “请讲?”
  “我们这是在什么地方啊。”孙笑川态度诚恳,虽然表情可能很被那位将领讨厌,但那位将领还好没看孙笑川的脸,不然估计也没兴致回答了。
  “你这人是我大唐人士否?不说突厥,便是遥远的吐蕃,扶桑都知晓这京畿道,我们现在处于胜州,你这人实属奇怪。”
  领头不停打量着孙笑川,孙笑川却别有一番心思,低下头,心里默默念叨。
  “***,我是回到唐朝了吗?胜州又是哪?哎呦,这吃不饱穿不暖的,老子还得跟这个哈麻皮回军营,要是回答不好,还得被砍了狗头。那是真的**。”
  想着想着,孙笑川眼神黯淡,觉得前路无望,心如死灰,像吃了大便一样难受。
  “也不对,我孙笑川聪明神武,妈的好歹是个现代人,发挥我的智慧,混上个一官半职,每天抱着两个美娇娘,岂不快活。”孙笑川不愧是孙笑川,一时间心态又转变过来,眼神渐渐明亮,嘴角还不禁笑出了声。
  倒是他这个笑声,吓得隔壁两个骑兵,直接拿长枪对准了他,生怕他做出什么不轨之举。孙笑川立即放低了姿态,低头示意抱歉,小声诉说。
  “打扰了,打扰了,不好意思大哥们,我们走吧,我愿意配合。”
  孙笑川安静坐着马儿上,毫无声色的神情下,是一颗激动地心,身子的赘肉被震得一颤一颤。
  微风拂面,胸前的全员恶人配上那张儒雅随和的脸,再加上被绳索束缚的样子,简直可以拍成一张照片,分给任何一个朝代。上书六个大字,见此人,斩立决。
  大约走了三十分钟,孙笑川的屁股坐的生疼,昨日因为吃多了辣而肛裂。本来准备过几天去看看医生是不是痔疮。现在好了,马儿走过一路,孙笑川就撑不住,趴在了马背上,让屁股朝天,样子十分猥琐。
  “下来,像什么话!”那名将领终于忍不住,一脚就将孙笑川踹下了马背,还好地面竟是一寸高的杂草,就算以孙笑川的重量,还吃住,相当于摔在了席梦思一样。
  “大哥,我屁股痛嘛。”孙笑川苦着脸抱怨了一声,结果那将领又朝着他脸上来了一脚,一个超大的鞋印子留在了脸上,把孙笑川踢的鼻血直流。
  “一路走,马上就到大营了,若不说实话,便让你尝尝军法。”那名将领啐了一口,孙笑川连忙点头,连鼻血都不敢擦,一直小跑跟上。就继续走了十多分钟,孙狗望见前方白茫茫一片,门口堆着鹿角,冲车,四周围着木栏,将领所说的大营终于呈现在眼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鹿芷笙 发表于 7 天前
起点链接多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蜜糖小城 发表于 7 天前
第二章 奸细
 孙笑川就那么到了大营,几名骑兵把他栓在马厩上,也不管他,让他独自待着。孙笑川这个心急啊,走了那么多路,脚酸不必提,更是口渴难耐。看着一旁的马儿吃着正香,心里不禁生着怨气。
  “我透你妈了,你这**,怎么我连**都比不上,哎哟我怎么来到了唐朝啊。”
  “行行好,让我回去吧,我不要待这里嘛。”孙笑川仰天长叹,喊了半晌,见没人搭理,反而是丧失了意志,垂头靠在木桩上坐了。
  “***了,我怎么来到唐朝,老子历史又学的不好嘛。你TM还不如让老子穿越到原始人,这样老子就能想透谁就透谁了。”孙笑川一边抱怨着,一边头轻磕着身后的柱子,想着如何在这个古代活下来。
  “早知道就好好学历史了,至少还能去抱大腿。”孙笑川懊悔自己历史为什么不好好学,想着想着,身子感到疲惫,就那么睡着了,也不管这里是最肮脏的马厩。
  “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一声怒吼,孙笑川被吓得惊醒,他睁开惺忪的眼睛,眯着了一条线,原来是刚刚那几名骑兵又回来了。
  “大哥有什么事吗?”孙笑川态度极为恭敬,瘫坐在地上,语气低下说道。
  “跟我们走一趟,大人要见你。”一名骑兵答道,说罢伸出将孙笑川松绑,让他站了起来。
  就这么摇摇晃晃,被几名士兵压着,孙笑川走过一座又一座白色营子,终于到了中军大营,这里地处辽阔,一点也没有之前营子的拥挤之感,走路也变得舒服多了。
  四周都有卫兵把守,营前有一位校尉模样的士官走了过来,上前询问,骑兵立即将印信拿出证明,校尉才放几人进去。
  “卫将军,劳烦通报一声大将军,疑似探子的人抓到了。”那名将领上前作揖,对着大营前面守着的白袍将领道。
  “哦,魏校尉刚刚出去打探便得了消息,正好将军还在阅批军中奏折,请稍候。”孙笑川向上望去,是一个穿着铁甲,身披白袍,长着络腮胡的中年人。虎背熊腰,还没看清长相,他便打开营帐走了进去。
  不一会,那人便匆匆走出,来到近前。
  “魏校尉,将军请你带上探子一见。”那名卫姓将领伸手做请。
  “好嘞。”魏校尉一把提起孙笑川,直接将他半推半走,一步步走入了大营。
  踩着木质的阶梯,哒哒哒。孙笑川的心越来越紧张,他考量自己究竟如何说话,别惹得对方生气,别把自己认作是奸细直接砍了。
  整个身子被绳索缚住,孙笑川踉踉跄跄的走进了营内。营帐擦着头飘到后面,孙笑川的心提了起来,呼吸都变得放慢了一些。
  向前看去,一名神武威严,气宇不凡的中年人正坐在营帐内。他此时身穿白色布袍,右手执笔,对着奏折正在批改。
  见到来人,轻轻将笔放于架上。起身站起,双目有神,挺胸抬头,气宇轩昂地走下坐台,来到身前。
  他不威自怒,浑厚的语气带着一点尾音,让人不由得感到压力。孙笑川被这个气场吓得有些瘫了,双腿发抖,立刻跪了下去。
  “你祖籍何处?”
  “四川新津。”
  “四川?那是何地?”中年人沉吟了一声,端详着他。还是不得其解,思考着到底四川算是哪个地方。
  “巴蜀,巴蜀。”孙笑川想起现在的四川应该不叫四川,连忙叫起一个古代他知道的统称。
  “原来如此,是剑南道的人。说,为何来此,不然将你打入大牢,干着那最苦的徭役!”中年人声色一变,眼神凌厉,吓得孙笑川心神炸裂,差点晕死过去。
  “我咋子说嘛?”孙笑川心里想着,总不能说自己坐在家里直播,点开了一个页游广告,就来到这里。真的是妈了批了,说的不好要被砍头,可事实就是这样,怎么说嘛。
  “快,将军问你话呢!”见孙笑川呆滞不动,身后的卫姓将军推搡了一把。孙笑川立刻回神,支吾了半晌,孙笑川不得不编出一个自己都不信的故事。
  “小人家里发生饥荒,不由逃难,也不识得路,一路走一路乞讨,就走到了这里了。”孙笑川心想这个理由总算充分,看不出毛病。
  “你这穿戴,不像我大唐百姓。突厥也不是,吐蕃也不是,若是饥荒,怎么穿的如此,不应该破破烂烂吗?”中年人看着孙笑川的胸前的全员恶人,在看着孙笑川的短裤,质问着。
  “那个我衣服烂了,这是捡的,捡的。”孙笑川连忙解释,生怕对方把他当做了恶人。
  “押下去,将此人派去炊事房做下手,那里不正好缺人吗,此人虽穿举怪异,但口音不似突厥,恐怕不是探子,但预防万一战争之时,留在大营内。”中年人绕着看了一圈,趴在地上的孙笑川瑟瑟发抖,像条死狗一样。大气都不敢出,听见不要他命时,连忙松了口气。
  “诺,起来。”魏校尉跟卫姓将军作揖,一起提起孙笑川,推出营外。而中年人继续回到坐台,提起了笔,奏折一本一本的批阅起来。
  孙笑川被带到了一处大营,数口铁锅,几个像铲子一样的东西摆在栏杆上。一群人围着几个木桶,身上却没有丝毫盔甲,只有一件白袍当做围裙。
  “老万,这人就交给你看管了,记住不要让他乱跑。”卫姓将军叮嘱了几句,将孙笑川直接推了进来。
  一个红光满面,肥头大耳的伙夫立即屁颠屁颠地过来。他将孙笑川扶起,用手里刮皮用的小刀割断了缚着孙笑川的绳子。
  “谢谢你啊,大哥。”正是压抑久了,孙笑川敞开胸吐了口气,觉得舒服无比,对这个伙夫道谢。
  “嘿,你这人穿着挺奇怪,全员恶人,说吧犯了什么罪?”那伙夫打趣道。
  “没有,我就是个龙鸣,走迷路了。”孙笑川活动了下手腕,答道。
  “原来是难民,切,我跟你说,伙房我最大,给拿着,把那些萝卜给我削干净了,不然就削你。”听到孙笑川没有什么背景,名为老万的伙夫立刻变了脸。态度冷冰冰的,直接将手中的小刀抛给了孙笑川,命令着。
  “好的好的。”孙狗自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低声下气答应后,走到木桶边,拿起萝卜开始削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小马妹嘛嘛 发表于 7 天前
留个前排
z6vCCcnE1eKcJ0F6.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蜜糖小城 发表于 7 天前
第三章 泰昌十三年
“开饭了!”孙笑川经过两个小时的忙碌,终于等到了开饭的时间。
  此时他早已饿的前胸贴后背,闻言立马拿着碗筷走到了桌边。
  老万是这个伙房的老大,一切都有他指挥命令。此时他看着孙笑川傻笑着走向餐桌,一脚踹向了他的臀部,让他倒个人仰马翻。
  “老子是这里的管事,你小子是不是想当老大啊!”
  孙笑川吓得连忙摇头,根本不敢有反抗的念头。闭嘴不言,眼中露着恐惧,鼻孔都不敢出气了。
  “快跪下认错,我就饶了你。”老万脸上横肉抖动,露着一股杀气。孙笑川二话不说,别说是跪着,头顶在地上,相当于趴着。
  “大哥,我错了,饶了我吧。”孙笑川嘴中说着,心里其实想着。你个哈麻皮,别给老子找到机会,要是哪天老子翻身,老子直接喂你吃屎,是不是**啊,你个厨房班长拽的金八啊。
  “哼,来当我的踏脚。”老万看着像条狗一样的孙笑川,哈哈大笑,招了招手,像招呼自己的宠物一样,让孙笑川爬过来。毕竟上面交待此人可能是奸细,老万必须防着他,别让此人在手底下出了乱子。所以得好好给他一个下马威尝尝。
  孙笑川没听懂,但还是爬了过去,立时一双又臭又大的脚丫子挂在了他的背上,那臭味熏得他差点要吐了,孙笑川忍住了,上面传来砸吧砸吧的咀嚼声,听的孙笑川流下了哈喇子。
  “饿了?”老万听见了声音,说了一句,孙笑川徒然觉得上面掉了点东西下来,发现是白花花的肉。只咬了半口,还有半口肉,流着油汁,散发着香味。
  孙笑川饿的不行,也不管面子这种东西,捡起来用衣袖擦吧擦吧吃了。就这样老万又逞了威风,孙笑川吃到了几块好肉。
  老万吃完之后,孙笑川跟其他后勤人员才有吃饭的机会。纷纷聚在一个桌子上,但是由于孙笑川那没有下限的行为,所有人离孙笑川远远的,都看不起他。
  孙笑川也没察觉,他施展了他在抽象公寓的绝技。一秒八口,几乎筷子是没有停过的,刚放进嘴里,又去拣下一口菜,一桌八个人,愣是被他吃掉了两盘菜跟五碗饭。
  “嗝!”夜晚,孙笑川拿着水瓢舀了口水喝着,躺在给他安排的铺上。是最靠近的伙房的位置,有股生菜跟肉的异味,他也不在意,就这么躺着。
  望着明亮的星空,孙笑川挠了挠发痒的臀部,又扣了扣被肉丝塞住的牙齿。
  “***,没牙签,剔牙都不行。”孙笑川试着用舌头呡出来,可舌头都舔的发麻了,还是挑不出肉丝,只能难受的躺在床头。
  “大哥,听说你是从巴蜀来的吗?”就在孙笑川迷迷糊糊准备入睡的时候,旁边传来清爽的声音,将他扑面而来的睡意又打消掉了。
  孙笑川望过去,这是一个少年。眸子在月光的照耀下极为清澈,大概还没有经历过人事,显得空灵单纯,眨巴眨巴明亮的眼睛望着他。
  孙笑川把身子侧过去,对向了那少年,“小伙子,你有什么事吗?”
  “我也是从巴蜀来的,是汶川那边的。”孙笑川看了看这个小伙子,大概年龄十五六左右,身材有些单薄,胳膊纤细,面容稚嫩。
  “怎么了吗?我是新津的。”孙笑川不知对方有何问题,也随即报了自己的籍贯。
  “那里怎么样了啊,我离家一年多了,大哥你才刚出来的吧。”那少年答道。
  “我也不知道,我连这是哪都不知道呢?”孙笑川立马答道,他就知道现在在唐朝,但几几年却不清楚,也不知道在何地,只知道在打仗,现在在军队里伙房里当一个下手。
  “你这里有毛病吗?”少年指着脑子,虽然语言粗鄙,但那副认真的神态,却像是关心他。孙笑川收起本能反应,将那句关你锤子事关在肚子里。
  “小弟弟,对,我有失忆的毛病,你告诉我,现在是哪朝哪代,这里又是哪,我们跟谁打仗啊。”孙笑川平了平心神,将他现在最大的疑惑告诉面前的少年。
  “如今是唐朝泰昌十三年,此地名为胜州,是京畿道最前一道防线。用来抵御突厥,现如今突厥大汗暴毙,新王卑奇不服我大唐号令,陛下便派大军至此。”
  “突厥?大唐?”孙笑川嘴里念叨着这两个不怎么熟悉的历史名词。
  “大哥怎么了?你连突厥都不知道嘛?”那少年眼里竟是不解,想看待一个傻子般的眼神,像在说怎么连这都不知道。
  “小兄弟,我就是个逃难的农民。不知道这些东西,你给我讲讲好不好。”孙笑川见此,连忙摆出一副诚恳的表情,央求对铺的小兄弟。
  “好吧。”少年看了看周围,压低了分贝,将身子凑近了一些。孙笑川趁着月光,看着少年愈发明亮的双眸,心里的孤寂之感也渐渐消去。
  “今年年初,突厥大汗忽然遣使访问我大唐,欲与我大唐结盟友好。皇上将和亲队伍发至边疆后,谁知忽传突厥大汗暴毙,整个突厥四分五裂。皇上心疼宗室之女,派大军想将公主接回。谁知卑奇夺得了汗位,以入乡随俗为由,强行留下了公主。想要得到这个名分,让我大唐承认他这个汗位。陛下岂能被区区一蛮夷羞辱,将朝中大将调来,想要擒杀卑奇,夺回公主。可是如今过了三月,连突厥的影子都找不到,粮食都有些跟不上了。”
  “大哥,你在听吗?”少年说着说着,看向了孙笑川,发现他渐渐传出了鼾声。
  “哦哦,在的在的。”孙笑川擦拭下眼睛,他听得差点睡了。说了说去,就是为了个女人,哎呦真是不嫌累。孙笑川翻了个身,仰天躺着,问道“既然找不到,那就打道回府呗,打个锤子打。”
  “怎肯这样说,卑奇屡次欺我大唐人士,光是商队就被他劫了几次。皇上就是不想让他当大汗,我们才到这的。”少年说着说着,语气变得气愤起来,孙笑川怕吵醒其他人,害的他又要受罚,连忙安抚。
  “好的好的,小伙子,我看你这年纪,应该还在读书吧,怎么就出来当兵了。”孙笑川赶紧转换了个话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电脑喵喵 发表于 7 天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蜜糖小城 发表于 7 天前
第四章 战事起
谁曾想孙笑川话一出口,少年变得沉默,明亮的双眸渐渐像笼上一层水雾,眼睛变得晶莹。
  “你别哭啊,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吗?”孙笑川赶紧安慰着。
  “我家本住巴蜀,父母带着我去长安省亲。路遇强人,父母皆遭屠戮,我去小便,不曾被发现独活下来,后来一路乞讨,本想去长安去亲眷。但长安百万人口,根本不知亲眷在何处,只能入到这军营里面,当一个小小的杂役。”少年说完捂住了嘴巴,两道清泪顺着脸颊落下,挂在了耳朵上,滴在了床铺上。
  “节哀节哀哦,小兄弟。”孙笑川拍了拍少年窸窣微抖的身子,也叹了口气。想到自己根本不是这时代的人,不免深受感触,想要哭却哭不出。但鼻子变得有些痒了,右手食指伸进鼻孔,挖了坨鼻屎,擦到一旁睡铺下面的墙砖上。
  “那你有什么打算吗?”望着这清秀的少年,孙笑川关心的问道。
  “有,那就是等成年后。从步卒当起,当上百夫长,千夫长,然后是校尉,最后当上风光的大将军。”少年擦了擦清泪,眼中竟是豪气。
  “嚯,那是真的**。”孙笑川赞同了一声,睡意越来越重,听不到少年后面说的什么,闭上了眼皮,昏昏睡去。
  一连过了十几日,孙笑川也渐渐熟悉这个世界。
  朝代名为唐,年号泰昌,地处胜州,换在后世好像就是在内蒙古跟山西边间。那少年叫阿文,心性单纯,是唯一一个肯与孙笑川交谈的人,大概是因为同乡的关系。
  烈阳当空,享受着下午难得空闲,孙笑川躺在了一片杂草堆上。他负责喂马,喂完马后躺在了这里,他换上了一套较为朴素的布衣。
  这是阿文给他的,毕竟全员恶人加短裤的装扮,在这个世代太前卫了,这样他也渐渐融入了这个世界。
  “***哦,老子怎么回去啊。”孙笑川闭着眼睛,感受着阳光的温暖,嘴里喃喃着。
  “孙哥,你要回家吗?”旁边的草忽然塌陷,一具身体也压了上去。听着声音,孙笑川便知晓是阿文。
  “是啊,我要回新津。不对,是回家吧。”孙笑川想着,现在的新津恐怕就是个农村,旧社会除了耕田便没其他东西了。自己该怎么做才能回去,当地主吗?自己又没这个本事,恐怕给别人当那个,叫什么佣农吧。
  孙笑川想着想着脸变成了他那张最让人熟悉的司马脸。他看了看旁边的阿文,想着当兵吗?不行,自己怕死,还想多透些女人,多吃喝玩乐,最好当个官二代。可现在的条件是人生地不熟,想个锤子。
  “孙哥,听说昨日抓住了卑奇的探子。将军下令,明日便要出去寻找卑奇的主力了,敌方才三万兵马,我方有六万,我们就要赢了。”阿文说着说着,眼中愈发热忱,仿佛自己就是那指挥千军万马的将领。
  孙笑川没有打断他的说话,听完后冷淡的说了句“哦,**。”
  他想着自己该怎么下去,到底是留在这,还是出逃。
  可自己现在连衣食都保证不了,所以孙笑川很烦,谁打赢都没关系,只要不干涉到他就没事。想着想着,孙笑川累的睡了过去,只剩望着几头正在进食骏马的阿文,眼中满是期待。
  草原上,白色大帐内正举行着不同往常的聚会,许多批戴牛皮羊毛装饰的将领齐齐跪地。嘴里不断朗诵着属于草原的方言,但从频率来说,只有简单的两个字,换成汉语便是卑奇。
  上首坐着一个体格并不怎么健硕,相貌也非常普通,乍看之下完全就容易被忽视的男人。他名卑奇,整个突厥最可怕的男人。今年年初,大汗不知怎么忽然病危,整个草原顿时乱作一团,有忠心护主的,有想趁机上位的,也有只想瓜分一杯羹的。
  卑奇,一个中型部落酋长,只在大汗身边出谋划策。却在大汗死后,众多的后继者中杀出,接连吞并大汗的遗产。下面跪着的许多人,便是他的手下败将。半年内,卑奇以他凌厉的手段,征服了了整个草原,如今除了几个远在边外的中部落,整个草原部落便尊他为主。
  “公主还不肯同意吗?”卑奇的声音传来,有些低沉,听起来有些愠怒,众人不敢抬头。
  “启禀大汗,公主说她嫁的是上任大汗,不会嫁给篡位的乱臣贼子,还请大汗通融放我们回去。我大唐必有重谢。”下首回答的是一个单膝跪地的男子,他与旁边身穿兽装皮甲的人不一样,身穿白色盔甲,相貌端正,在众人算的上是一股清流。
  “你们唐人信奉天地君亲师,对不忠不义者,恨不得生啖其肉。我没杀大汗,只不过是大汗的儿子想早点继位才动的手,我剿灭反叛,这难道算是篡位?”卑奇看着底下的唐人侍卫,暗暗佩服他临危不乱的气态,同时瞟了眼自己战战兢兢的手下。
  “皇家之事,为臣者岂能参乎?大汗虽然剿灭叛乱,但大汗却也把上任大汗的所有子嗣屠尽,这也是尽忠吗?”底下的侍卫反问道。
  “哼,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草原推举强者为尊。我突厥只信奉谁的拳头大便是真理。”卑奇冷哼一声,回道。
  “大汗既说强者为尊,我问大汗我大唐可比你突厥强?”不曾想,侍卫竟说出这样一番话,直接镇住了卑奇。
  卑奇一时间心情动摇,但很快便镇定下来,冷冷道“大唐自然比我突厥强上百倍,可谓是莹火之光去跟那皓月争辉。”侍卫听着,嘴角一列,神情微笑看着卑奇。
  “可是就算是猛虎,那也得找得到猎物,草原之大,何止千里,你们大唐人找的到我吗?如今的草原被我经营的铁板一块,六万兵甲还不是在胜州大营窝着。若是敢进草原,我让他们至少丢下九成尸体!”
  卑奇的反论让侍卫说不出话来,因为他说的是事实。可这样又如何,他只心疼公主,就算前路再渺茫他也得去争。
  “请大汗慈悲,发公主回朝,我大唐必有重谢。”侍卫跪下了另一只膝,重重地将头嗑在了地面,发出了一个不小的声响。
  卑奇沉默良久,众人都不敢看他的神情,只听一句“明日杀牛宰羊,我要迎娶公主,若公主反对,将此人连同公主卫队都一同当牛羊用之。”
  “遵命!”身穿兽甲的突厥将领将崩溃的侍卫抬了下去,宽敞的大营又只剩下高高坐在上面的卑奇。
  “阿尔泰!”他朝着外面喊了一声,一位高大勇武,浑身穿戴着兽甲的战士走了进来,他双眼崇拜的望着高高在上的卑奇,跪了下来。
  “父汗有何吩咐?”
  “明日王胜会调兵袭我,我将部队分作六股,其中五队作为诱饵绕着整个草原。将他们分开,如他们不分开便以骚扰为主,击破为辅。你率其中一队,用五千精兵给我烧掉胜州大营,记住快去快回,不得贪恋财物。”
  卑奇走了下来,望着一旁挂着的地图,指示自己这个最勇猛的长子。阿尔泰认真的听着,听完后不禁颤抖,那是激动着的战栗,是无法抑制住的兴奋。
  “后方被破,唐军必要决一死战,或极速撤退。我说的是吧,李公公?”卑奇说着说着,向上首的座位望去,阿尔泰十分不解,也一起望去。
  只听一道不男不女,极其雌性的声音传来。
  “大汗说的是,这次王崇就算能逃过一劫,皇上那他也不好交待,这六万唐军,就是我家大人送给大汗的见面礼,大汗还算满意?”只见一个身穿兽衣羊皮,走路极其扭捏,面色白暂堪比女子的老者走出。
  他一手翘着兰花指,打量着刚刚进来的阿尔泰,“虎父无犬子,大汗的儿子真是精壮啊。”
  他不禁伸手想去摸,吓得阿尔泰连忙后退几步。
  “哈哈哈哈,李公公过誉了,说来我还不知道你家大人是何人呢?居然肯拿六万条命与我做生意。”卑奇朗声大笑,视着问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蜜糖小城 发表于 7 天前
第六章 出征
“哎哟我的腰。”孙笑川扶着自己的腰,捶了两下,身子缓缓移到铺上躺了下来。他一上午都在烧饭,出了一身汗不说,腰疼的毛病又犯了,吃过午饭后便赶忙回到了铺上。
  “孙哥,大军要出征了,你不去看?”阿文则在旁边卸下围裙,一脸兴奋的问着。
  “看个锤子,有什么好看的。”孙笑川没好气的回应了一声,犯了一个身,居然呼呼大睡起来啊。
  阿文也不在意,将围裙铺平叠好放在了自己的铺上,便急急忙忙的奔向了外面胜州只是一个小县城。城墙全是土黄色的泥砖建成,仅三米多高,胜州大营依托于城墙,建在城外,绵延数里。
  阿文偷偷攀上了城头,趴在墙上,激动兴奋地望着下方不断从城门口涌出的军队。他们步伐一致,精神抖擞,庄严肃杀,一看便是精兵。
  “不愧是王将军的队伍。”阿文赞叹了一声,眼中流露出一种不能加入他们的遗憾。同时更加崇拜的望向远处,那里便是整个部队的指挥所在。
  王崇手勒着马绳,镇静地看着军队有序出发。虽然个人修养极好,但还是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这是帝国的精锐,皇帝将这支部队交给他,表面上是为了营救公主,不过就是一个幌子。
  他来之前,朝中好友便知会他公主可以不救,但一定不能打败仗。近来扶桑与高句丽传言密会,有些动作,吐蕃也有行动之意。王崇知道皇帝陛下想要边境的一场胜利,来震慑几个外邦,而突厥便是最好的下手对象。
  “唐人听令!”王崇高声呐喊,虽六万人不能全听到,但很快都勒住自己的马匹。静了下来,整个阵营中只有马儿的鼻息声。
  “此战只许胜,不许败!破敌!”再多的豪言都不如一句话那么简单顺口,所有骑兵齐声仰天长呼“破敌”。
  一时间城墙都被震下一些黄沙泥石,连阿文都被带动喊了起来,场面无比壮观。
  “出发!”王崇夹紧了马身,飞快地奔到前方,几位副将紧随其后。
  几百,几千,几万骑兵一起动了,那场面可谓是惊天动地,数十万蹄子踏动,声音犹如狂雷不止,震耳欲聋。风尘弥漫了遮蔽了整个天空,天空被抹上了一片黄,除了睡得死猪的一样的孙笑川,整个胜州都感觉到了堪比地震一样的颤感。
  “孙哥吃饭了。”傍晚,阿文来叫孙笑川吃饭,拍了拍他的肩部。
  “来了。”孙笑川本来睡得很死,但一听有饭吃,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擦了擦嘴角的流涎。
  晚上则没那么忙,因为本来军队的人晚上要吃饭,但孙笑川他们这些伙房的人,给他们做了将近三天的干粮。此时估计在外面征战,现在没那么多人吃了,都变得闲下来了。
  “孙狗来了,快吃!”伙房其他人一见到孙笑川,立马疯狂扒饭,将菜拣到碗里。
  “我有那么可怕嘛?”孙笑川赶紧小跑上桌,一双筷子宛如一挺长枪。凌厉无双,迅雷破竹,举止间杀伐果断,几盘菜瞬间被风卷残云,消去一空。
  “孙狗你太快了吧!”旁人还没吃完,孙笑川已经收拾碗筷,身子一扬,缓步离开了。留给众人一个传说的背影。
  “嗝。”孙狗躺在床上,正在用指甲剔牙,望着还未黑的天空发着呆。一旁的阿文也吃好饭回来了。
  “阿文。”
  “孙哥怎么了?”阿文走到一旁坐下问道。
  “我有个故事,你要听吗?”孙笑川收起了那副懒洋洋的神态,正经地坐起来,反而让阿文很不自然了。
  “孙哥你说好了,怎么变得这么正经?”因为孙笑川永远洋溢着无所谓的神情,现在居然变成正经,很是稀奇。
  “我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啊。”
  “啊?孙哥你什么意思?”
  “我是现代,不,是后世来的你知道吧?”
  “后世?未来吗?”阿文丈二摸不着头脑,圆目打起转思考起来。
  “嗯。”孙笑川点了点头。
  “我来自一千多年后吧,也是四川,哦现在叫巴蜀吧,本来我在直播的,唉现在来到这个鬼地方。”孙笑川俯卧在铺上,双手托腮说道。
  “一千多年,直播?”阿文显然不理解,忽然笑了,领悟到“孙哥你这是跟我开玩笑呢?”
  “我跟你开个锤子玩笑,唉,朽木不可雕也。”孙笑川叹了一声,不想再交谈了,等于对牛弹琴,翻了个身又躺了起来。
  “孙哥你说我什么时候能当上将军。”阿文杵了杵孙笑川,有些期待的问道。
  望着少年那希冀,满怀斗志的目光,孙笑川不好直言你当个锤子将军,安心烧饭吧。想了想道“你的话十年,不出十年一定能当上个校尉。”
  “真的?”阿文有些怀疑地问道。
  “真的。”
  “太好咯,到时候当上将军,可以给死去的父母报仇,我要扫平强盗土匪,将世间恶人诛尽。”阿文握紧了拳头,望向刚刚露出的一轮明月,表明自己毕生的理想。
  “那是真的**,睡吧,今天上午真是累死我了,腰还痛着呢。”孙笑川挑了一个让自己舒服的姿势躺在铺上,可惜没有手机。不然真的就三个字,舒服了。
  孙笑川望着星空,繁星点点,每一颗都装饰在整片天幕上,璀璨闪亮。现在静下心来欣赏,反而看的津津有味,要在一个月前,估计也就穿这条裤衩,跟直播间的水友弹幕开始互喷了。
  什么时候才能回家,我透你老天爷,上帝 and and耶稣and如来佛,你们能不能把我送回去啊。
  孙笑川心里骂着,过了良久叹了一口气,天空依然那么璀璨,但孙笑川无心在看,闭上了眼。
  自己什么时候能回去啊,在现代自己好歹也是一个网红,是个主播。这里不能吃外卖,不能喝饮料,也不能去大保健,还不能上网打游戏,除了还是一帮人叫自己孙狗,真的太没趣了。
  孙笑川就这么要想着想着,眼皮越来越沉,渐渐入睡的时候,阿文忽然蹦了起来,像一只受惊的兔子。惊得孙笑川睁开了眼睛,不解的望着他。
  “阿文,啥子事哦,脚抽筋了吗?”
  阿文没有回答他,呼吸变得很急促,不顾地上的灰尘,直接趴到在地,将侧脸贴在了地上之上。
  孙笑川也从这奇异的动作嗅出了一丝不安,阿文从来没有这样过,到底怎么回事。
  “孙哥,快跑!”阿文站了起来,直接拉起孙笑川的手,孙笑川也顾不上穿鞋了,赤脚踩在黄泥上,虽然有些疼痛,但也只能忍住,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他选择相信阿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手机动态码快速登录

本版饭团规则

热帖滚动

郑重提示

爱饭电竞严禁发布、传播暴力恐怖、虚假谣言、淫秽色情、反动言论、博彩信息等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社会秩序的信息,违者将删贴封禁,并同时举报公安网警依法调查处理。

我知道了
QQ
QQ在线客服
商务合作
502353289
扫码加入爱饭QQ群聊
  • 合作平台

    Platform
  • 友情链接

    Link
  • 关注微信公众号

    赢饭团

加入我们|小黑屋| |网站地图 |绑定微信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4-2018   江西省地网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号: 赣ICP备18013346号-1 爱饭电竞|最有爱的电竞社区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